中文|EN

殷双喜 yinshuangxi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执行主编,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中国建筑学会环境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景观设计专家组高级顾问。出版和编著有《永恒的象征:人民英雄纪念碑研究》、《现场:殷双喜美术评论集》、《雕塑50年》、《1979-1999中国当代美术》、《20世纪中国雕塑学术论文集》等多部文集、画集;在《文艺研究》、《美术研究》等国内外学术期刊、画册、报纸上发表艺术理论与评论文章约200多万字。

中国缺乏成熟的公共艺术理论体系 China's lack of mature theory system of public art

殷双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设具有示范性,它开启了新中国纪念性建筑、雕塑综合体这样的一种模式,它是由国家资助,在城市中心建设的、非常重要的、具有纪念性的大型艺术工程。它建好之后,全国其它城市基于种种历史文化背景也开始兴建纪念性艺术,像淮海战役纪念碑、哈尔滨抗洪纪念碑等大型雕塑建筑。新中国的纪念性艺术是一种公共艺术的类型,是由国家投资建设的代表国家和民族形象、塑造民族历史的宏大的纪念性艺术。

对,公共艺术的类型当然不会只有纪念性艺术,还有其它类型,比如侧重审美和娱乐、提升居民生活质量和生活环境的艺术也具有公共性。公共性和纪念性有关联,但不是完全对等,如果拓展开的话,有相当一部分公共艺术是表达城市居民对自己所处空间和生活环境的态度和认知,这样的诉求是公共艺术的重要内容。

公共艺术在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发展,已经从一个概念的梳理和研究逐渐转入实践的过程,一开始我们也是向西方学习、研究,了解它们的概念、体系、理论模式,了解它们的一些建成案例。我们发现公共艺术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狭义的,专注艺术人文价值的,可能与当代艺术密切相关;另一种是广义的,公共艺术在城市空间、公共空间中呈现多种艺术形态。经过90年代的写作和研讨,我们大体上能够界定公共艺术的大致范畴。

改革开放以后,由于多种多样的文化和价值观的引入与讨论,使整个中国的艺术界、文化界思想开放,他们意识到除了纪念性的国家大型艺术工程以外,还可以有更为活泼、开放的形式,如四川成都府南河的改造。这是中外艺术家共同参与,从环保的理念进行水质净化,围绕水的主题兴建的一系列相关艺术品,像这样的作品就代表了一种新的认识,它没有英雄主义的宏大叙事,但是它触及的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这样的变化非常值得注意。再如北京的望京地铁设计,征集了很多城市居民,包括老人、孩子的图像,不管是照片、影像还是绘画,做成一个个单元,组成一个大型的壁画。小区居民走进地铁,可以看到自己的物品,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参与感和归属感,这是今天公共艺术的一个重大转折。

过去的艺术是精英化的,是艺术家由上而下给予你的,包括城市雕塑也带有强迫性,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它一旦确定放置在那里,你就得看,而现在公众能够自发地参与,能够影响艺术家作出调整,这是公共艺术的一个变化,是与时俱进、与环境相生的变化,它非常机动和灵活,并通过这种创作表达一个时期人们的价值观和诉求。公共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多方力量介入和博弈的艺术,它不是艺术家个人的自我表现,它追求最大价值公约数,因为各方力量介入,也使公共艺术在一些方面可能出现折衷和平庸,最后争论的结果会导致公共艺术变得四平八稳,没有特色。

我们已经从不同的方面涉及到公共艺术的价值,每一个研究者都有自己选取材料的价值准则,有他的角度和看法,我们应该提倡非常扎实的个案研究,但是哪些个案能够进入我们的视野,这个问题是学者个人的选择呢,还是基于一些讨论和共识呢?我觉得在学界这个问题好像还没有一个认真的讨论。我们虽然对公共艺术的观念和价值进行了讨论,但我们对公共艺术有没有一些基本的共同认知呢?如果没有共识的话,每个人列举一个中国目前最重要的公共艺术作品,得出来的结论会是非常松散的,也就是说研究者的价值观和对艺术的判断是没有交流的,会呈现一种令人困惑的碎片化形象,当然这个可能跟中国公共艺术的发展时间短有关系。公共艺术的概念还在一个探讨、传播和交流的过程中,缺乏一个非常成熟的公共艺术理论体系。我们有不少图片和案例,有对国外公共艺术资料的收集,但是我们自身能不能形成一个中国公共艺术研究的理论框架模式或者逐渐探讨中国公共艺术在全球化时期的一些特点,我觉得这方面我们还处在起步阶段,后面的路还很长。我要特别推荐的是上海大学编的《公共艺术》杂志,他们一直在坚持做这项工作,精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当下在高校、在城市,对公共艺术的研究还是比较分散的,研究人员、研究计划、项目都有比较大的随意性,没有一个相对系统的专业研究。

总的来说,做公共艺术的个案研究是没有问题的,但前提是对公共艺术进行价值判断、分析,如果没有比较清晰的公共艺术理念和方法的话,这个研究也是很困难的。

我个人认为国外的百分比法案是从治理和经费上保证公共艺术的来源,在中国,公共艺术的创作落实机制可能比单一的百分比制度更重要,但这个机制也很难达到国家层面,因为现在整个中国还处于大力发展经济时期,也就是说这个问题依赖于整个中国社会制度的进步。人民城市人民建,怎样体现人民建?艺术的出生,谁来颁发出生证,谁来助产,怎么样让它生产出来,这个东西都要在实践中去摸索,不是单一制定一个法律。

我们跟北京市的有关部门讨论过,我的建议是分类型、分地区,区别对待,抓大放小,对城市公共空间进行一种定性、定位。如小区的空间就没有必要报市里审批,这是小区的物业,把这个地方收拾好,弄一个小的艺术品,居民觉得好就可以了。但是涉及到重要的街区,重要广场等,就应该进行讨论。另外一些企业内部的空间和环境,要有专家介入,实行报备制度。

公共艺术教育在全国的历史都不太长,中央美院比较早设立了公共艺术专业,这是教学的一个大改革。我很早的时候提出过建议,就是雕塑系、壁画系还有建筑方面的环境专业等,结合公共艺术的研究,可以成立一个公共艺术学院。我觉得今后可能面临的是怎样专业化、学术化的问题。一般意义上的研究和创作我们都有,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学科的话,教师、教材、学科基础等等都是今后要面临的问题,一旦成为学科的话就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事情,它要有一定的系统讨论和评估。从长远来看,我觉得公共艺术是中国艺术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和空间,不仅仅对就业,对中国城市面貌和居民生活质量、幸福指数的提高都有影响,甚至有带动城市改造,推动GDP的作用。现在中国处于社会急剧变化的时期,老百姓的情绪比较紧张,精神上亚健康比较多,艺术和文化能不能提供一些比较有价值的东西,改善大家的生活感受,我认为公共艺术能做很多事。

可以考虑先做10个个案,这10个案例不是评选先进工作者,不是说这10个各方面都要很好,但它一定要有特殊价值,甚至有它的问题,一种带着普遍性的问题。宁可要深刻的片面,也不要平庸的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