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米洁 mijie

【米洁】198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曾任中国油画学会新闻部主任、《20世纪中国城市雕塑》(第二版名为《百年丰碑——20世纪中国城市雕塑》)执行主编,现任刘开渠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成书始末 The urban sculpture in the 20th century in China beginning and end of the book

米洁 【成书始末】

这本书从1997年开始做选题,1998年正式启动,2000年末定稿,2001年初正式出版,它是一个跨世纪工程。

1986年,我毕业分配至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后改为“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规划组”)工作。当年规划组计划对全国的城市雕塑进行普查,我便首先参与了关于北京城市雕塑的普查工作,这是一项基础性工作,首先要了解北京有多少座城市雕塑、保存现状如何等等。全国性的普查由规划组在各省、市、自治区的分支机构进行,主要对象是建国以后的城市雕塑,各地分支机构拍了很多照片,进行了一些数据统计,虽然当时的条件有限,信息沟通比较慢,但也算是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准备工作(之后也一直在进行)。在此基础之上,1987年,由文化部、建设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承办,举行了“首届全国城市雕塑优秀作品奖评奖”。

在规划组工作期间,我一直在做关于全国城市雕塑普查方面的相关工作,这为我后来编写《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同时也了却了刘开渠先生生前要我到规划组工作的愿望,他一直希望我能对雕塑研究做点贡献。

2001年,《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出版后,获了“中国图书奖”。接着受澳门之邀举行了盛大的图书首发仪式,之后在中央美院的学术报告厅召开了“百年中国城市雕塑学术研讨会”及相关的学术活动,有数十位专家学者和媒体记者参加。与会专家通过《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这本书,展开了不同层面的针对城市雕塑及“公共艺术”的讨论。

2002年第二版《百年丰碑——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出版,做了一些微调。目前,刘开渠艺术研究院与出版社正在筹备出版第三版。

米洁 【内容存废】

最早的选题计划是试图做一部具有城市雕塑字典或词典性质的工具书,把凡是与雕塑相关的内容都放进来,如作品名称、雕塑作者、尺寸、材质、坐落地点、时间、建造单位、制作单位及作品点评等关于作品的详细内容,还有与此相关的20世纪的中国城市雕塑理论研究、中国雕塑家名录、中国雕塑创作单位名录、中国雕塑加工制作单位名录、中国雕塑制作工艺、技术、材料等内容,希望可以全面地展示20世纪中国城市雕塑发展的现状。我当时曾做了将近20万字的中国雕塑家名录,从20世纪初开始,按照辞海的方式,对雕塑家进行介绍,做成雕塑家词典,希望不仅能看到百年中国城市雕塑的作品,还能详细了解20世纪的雕塑家。后来出版时,考虑到成书图文比例的关系,尽量重点突出雕塑作品及理论研究,同时规避在收录雕塑家过程中所出现的讯息误差等因素,最终这一部分未编入书中。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前出版的雕塑书籍中,比较详细的多列出作品、作者、年代、材质、尺寸等,简单一些的只有作品和作者。所以,在编写《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时,除了这些基本要素之外,还增加了建造单位、制作单位,即是由谁出资建造、谁加工制作等内容。我们的出发点就是想让读者了解到城市雕塑是由多方面因素组成的,需要经过多方的协作才能最终完成。一座好的城市雕塑,不仅是雕塑家个人的创作,也是建造者智慧和审美的体现,更是雕塑家和建造者对雕塑创作及制作工艺的要求。只有三者结合,才能完成一座好的城市雕塑作品。所以,我们列出了作者、建造者和制作者,大家都要对此负责。

关于雕塑制作,其中材料的研究和工艺制作等问题,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这又恰恰是雕塑质量好坏的重要体现。雕塑家只完成最初的创作部分,最终呈现效果如何,需要后期的材料制作和工艺加工。当时我希望这部书中有关于材质及制作工艺方面的专门介绍,这样可以窥见雕塑制作工艺在百年中之发展面貌。我请了一些人来写,但后来都发现这个难度太大,这块内容最终也就取消了。

还有一部分内容就是中国的雕塑创作和研究及制作单位,我们的艺术院校里有专门的雕塑创作室,社会上有独立的雕塑院、雕塑工厂等从事创作的机构;全国有各种规模的铸造厂、石雕厂等雕塑加工制作单位。无论今后这些机构是否还存在,但至少在这一百年当中,他们发挥了作用。

删掉的这几个部分,其实放进来的话,应该是出彩的,但是当时由于考虑到诸多因素和整体效果,就只好忍痛割爱了。

米洁 【权属之虑】

全国城雕委成立至今已有33年,刘开渠先生在世的时候一直希望能够编辑、出版雕塑的专业杂志和图书,但是很难,一方面因为国家对杂志的审批管理较严,还有就是我们不够重视。那时候有一些争议,比如一个搞摄影的,比如一个搞摄影的,他觉得这个雕塑放在这个环境里好就拍了下来,从摄影的角度,把雕塑作为一个道具,发表时的署名是摄影师,那么雕塑家便会问这个艺术作品的著作权在哪体现?版权应该属于谁?所以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很难去界定。中国知识产权法里没有专门的关于城市雕塑作品的著作权保护法,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城市雕塑所具有的公共性意义,有其界定的难度。

关于雕塑作品的件数问题,这与市场有直接关系。国际上约定俗成进行编号的规定应该是12至14件,这种规定主要是针对有模具翻制的雕塑铸造工艺,这个数字的确定也是指一个模具可以翻制出来的件数(不包括石雕、木雕等具有唯一性材料的雕塑);针对博物馆收藏系统的是不进行市场运作的。比如某些国际著名雕塑家,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都希望收藏他的作品,专业机构的需求也很大,但这与市场的运作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在中国,雕塑家一般都翻制6-8件,与雕塑市场和翻制工艺有关。中国艺术市场里关于雕塑的收藏还处在初级阶段,这是由诸多因素造成。首先,雕塑不像绘画作品具有唯一性,中国的藏家大多还处在对艺术品是否能升值的收藏心理中,件数越多,心里越没把握;其次,多数藏家收藏雕塑还停留在装饰家居和个人喜好的收藏状态,大多选择收藏具有一定装饰性的雕塑作品,并没有从雕塑史的角度进行收藏;最重要的一点,中国的雕塑研究还处在比较被动的阶段,缺乏雕塑史的学术梳理,这也导致市场对雕塑的认知程度不够。

米洁:公共艺术广义的概念泛指在公共空间和公共场所里的艺术,它具有公众性和公共性,涵盖面很广。我们所指的公共艺术一般特定在公共环境中,与该环境相协调,以人为本,得到公众认可,并具有永久性存在价值的造型艺术,包括雕塑、壁画、装置等。对民众来说,放在公共空间中的艺术作品一定会对其审美、生活产生影响并发生作用。影响越大,越容易与大众产生共鸣。为什么经典的作品容易得到共识,也是这个道理。有些艺术家的作品可能做得很好,但如果放在公共空间,它不具有公共性,也就不能称其为公共艺术。

当初成立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时,就有专家提出“公共艺术”、“景观艺术”、“环境艺术”等概念,之所以没有用这些名称命名,是因为概念界定问题。为使工作开展顺利,采用了具体、明确的“城市雕塑”这一特定概念。

米洁:实际上已经在融合。城市雕塑是以雕塑为主的公共艺术,它包含在公共艺术中。公共艺术是一个大的概念,它不一定是雕塑作品,还可以是其它的形式。我个人认为公共艺术给人更多的感觉是一个项目设计,相当于一个综合性的顶层设计。一个国家要有顶层设计,一个城市、一个公共空间也要有。从某种角度来说,一个好的公共艺术就是一个好的综合设计,不单是某一个方面,而是每个方面都不可或缺。

米洁:文化部支持这个展览,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比如城雕委的成立,就是雕塑家有热情并且得到了政府的支持,那么这个机构就成立了。它在那个特定年代里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具有一定的播种、普及和奠基的意义。现在,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公共意识的增强,人们对公共空间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公共艺术因此得到了发展和重视,其前景尤为可观。我认为今天有政府的支持和配合,有你们这样有热情、勤奋实干的专业团队在做系统地研究和整理工作,天时、地利、人和皆具备,这个事在今天做就非常合适。如果说我们当时的工作是抛砖引玉,那么你们今天就是水到渠成。

米洁:文献这部分非常重要,可以看到公共艺术从无到有的发展脉络。首先必须要站在历史的角度来观察和选择,不能带有倾向性,不能被所谓的时髦趋势所左右。在选择文献方面,要有一个界定问题,只有界定清楚,所选的东西才能够准确。另外,我认为你们现在做这个工作的过程中,不要受干扰和影响,应该有个底线,要有一个标准。这个底线不能破,要坚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