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吕品昌 lvpinchang

【吕品昌】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主任;大同·中国雕塑博物馆馆长;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特聘雕塑家;中国国家画院雕塑院特聘雕塑家。吕品昌先生除自身参与公共雕塑创作外还致力于推动青年艺术家的社会公共艺术实践活动,由其领衔的中央美术学院专业团队,在内蒙、山西大同和太原举办的多届国际青年雕塑家“钢铁之夏”金属雕塑创作营,创作了数量可观的大型现代金属雕塑,引起雕塑界和公众广泛的反响。这种学术课题与项目结合活动模式走出了一条艺术服务社会的新路。

中央美院雕塑系公共艺术的发展历程 Cafa sculpture of the development of public art

吕品昌:中国的公共雕塑历史和发展历程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有着非常紧密联系。新中国建立以来,尤其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及浮雕创作都是由当时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一批老先生创作完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经典之作的公共艺术,中央美院的一批留法雕塑家们与参与创作的其它艺术家们一起共同探讨功,成功地把中国传统雕塑与西方写实雕塑的造型方法结合了起来,开启了中国雕塑的现代进程。另外,中央美院雕塑系在各个时期都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雕塑创作团队,包括以北京十大建筑雕塑创作为中心的大型纪念性雕塑,毛主席纪念堂主雕和群像以及到了90年代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群雕等等,都成为了中国纪念性雕塑艺术的代表作品,这些主题创作离不开中央美院雕塑家的身影,各个时期他们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中央美院雕塑系一直活跃在公共雕塑创造中。

中央美院的公共艺术教学在全国的雕塑系里算是最早的。中央美院从王府井搬出来后,就一直在思考教学如何改革和调整,思考教学如何适应当下社会发展。尤其是随着国家城市化的进程,公共艺术的需求以及公共艺术对城市建设所具有的影响力,所以美院雕塑系在2001年开始设立公共艺术工作室并展开教学。一批富有实践经验且充满活力的教师骨干如,孙伟、段海康、王中、秦璞等形成实力非常强的教学团队,教学以项目课题相结合,形式多样,深受社会好评和学生欢迎。这个工作室到现在运行了15年,应该说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公共艺术创作人才。学院从学理角度充分把握公共艺术特点进行教学,强调与社会的互动。因为中央美院有地缘优势,很多大型的公共项目也都会邀请中央美院雕塑系参与,公共艺术教学也随之主动跟社会发生关联,这种公共艺术课程是一个独特的机遇和优势。这15年来,我们依靠优势和资源使得公共艺术教育的人才培养进入非常活跃的时期,当然不是说我们没有问题,公共艺术毕竟还是一个年轻学科,我希望今后能加强有关学理性的研究,做得更深入扎实。

其实从本质上看,雕塑和公共艺术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因为雕塑是空间的艺术,只要这个雕塑创作出来,无论尺度大小,其实它多多少少都将与公众发生关系。只不过是受众面的问题,室里的受众面小些,公共空间就大了。当然我理解公共艺术概念可能内涵和外延都要大的多,雕塑可能就是公共艺术中的一个部分。

中央美院有关公共艺术的教学发展,到现在已经有15年了。公共艺术是一个非常综合的艺术,是一个跨界性很高的形式,需要大量知识结构参与进来。然而受到学校体制影响,一个工作室不可能配备有很多的教员,有限的几个工作室教员也因为受到知识结构的影响,没有办法按照学理进行课程设置。人才的引进也受到学院编制的影响,这是我们的短板。至于发展规模,我想在现有系教学结构之下不可能把公共艺术这块做得非常大,除非学院进行统筹成立公共艺术学院。今后公共艺术发展方向,我认为需要进行有特色的公共艺术教学。首先就是加强学理研究,中央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如何教学,如何与当下的社会需求紧密结合起来,加强与社会的沟通,服务于社会;然后,通过一些国家项目,通过一些具体的案例项目锻炼我们的师资队伍和提高教学水平;第三,加大力度推进公共艺术学术研究,这块需要有待提高,中央美术学院如何在公共艺术领域起到引领作用,学术研究和建设是首要的,今后会着重加强这三方面。学理其实是梳理教学结构知识,灌输知识给公共艺术专业的学生。

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其实公共艺术是在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眼下我们国家公共艺术缺少制度化的问题。公共艺术长期以来都是作为工程、项目的面貌出现。“新九龙壁”的创作其实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契机,我在考察大同煤气厂时被厂区堆积如山的废旧窑砖及大量的报废机械所吸引…,眼前的一切…破旧的工业建筑和钢构设施、失去功用的大型机床设备、处处堆积如山的耐火窑砖等,在等待着它们新的归宿。我们仿佛听到了昔日的喧哗和召唤…一个与明代九龙壁形成时空对话的新九龙壁计划出现在我的视野,在与时任大同市长耿彦波的短暂诠释和两位同事张伟、孙路的交流后,大家都为这么一个构想和计划兴奋不已。很快我们的实施计划获得了市政府的首肯和批准。这是一个雄伟的计划、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计划!与大同明代九龙壁同等尺度,由工业机械和车床组成的九条钢铁巨龙、内钢结构墙体施以耐火窑砖与琉璃陶砖呼应,“九龙壁”的当代演释……述说着历史和辉煌!

我们的创作团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配合与支持,从明代九龙壁实地考察、选择机器龙材、到工程实施无不进展顺利处处大开绿灯,从而确保了雕塑工程的顺畅。

我们遇到的问题是如何挑选出这些机械与明代九龙壁相对应的龙的性格和身份,使其更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针对性的。我和张伟孙璐进行了充分分析与讨论。在对大同的工业结构进行了概览与比对后,决定选择最具大同工业特点的煤矿工业设备。这些设备包括同煤集团的煤矿开采机械,如:掘进采煤机、掘进杆、掘进钻头、液压支架等,还包括原煤气公司的机电设备,如:煤气压缩机、破碎机,储气罐、各类机床等。这些设备除了能集中体现大同能源行业的典型特征之外,其造型本身的机械美感,也契合了新九龙壁创作的主题精神。

我觉得这个作品在未来会显示它的意义和价值。大同有明代的九龙壁,当下我们赋予了“九龙壁”新的内涵,并随着时间推移显示它的重要性。

我觉得文化部筹办中国公共艺术专题展恰逢其时,我觉得公共艺术发展到了一个需要梳理的时候,现在是一个重要转型期,这个转型不仅仅是一个新老艺术家交替,重要是整个中国城市发展当中迫切需要解决问题,我们如何更新我们的观念,如何使我们的公共艺术创造水平与时代城市发展,与老百姓的需求结合起来。这个展览可以梳理出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会给中国公共艺术发展提出一个方向。

做一个梳理,是给未来研究者提供一个学术上的参照。那么应该有一个是关于制度化的建设,是否可以通过你们的这种梳理,形成一个具有指导性的纲领文件,对于未来中国公共艺术发展起到一个积极作用,尤其推动相关公共艺术制度法律的建设,这个可能更有实效一些。这种必须做的事,希望通过你们的努力而尽早地实现。通过你们呼吁,通过大家呼吁,把公共艺术真正地从立法层面,从制度建设中落实和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