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常志刚 changzhigang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副院长、教授,工学博士。曾主持和参与国家自然基金项目、全国艺术科学“十五”规划课题、北京奥运和机场地铁设计、北京地铁总网整体性概念设计等多项重要科研项目,发表多部学术论著和数十余篇学术论文,形成了系统的理论体系和学术影响。

中国公共艺术要面向未来,与时俱进! China's public art must face the future, keep pace with The Times.

在采访过程中,常志刚先生主要就建筑与公共艺术之间的联系与区别,国内建筑设计的现状与发展,公共艺术的观念演变与本土化问题,艺术学科之间的关联与未来走向等问题给出了其专业见解。下面是访谈的一些精彩片段:

说到公共艺术与建筑的关系,我认为它们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也是最本质的一个共同点­­——公共性。公共艺术的本质是公共性,很多学术论著都提到过;从建筑的角度看,建筑一定是有公共性的,它不是一个放在房间里的东西,它本身是放置在公共场合中的。

建筑的发展历程上看,比如说远古时期的建筑空间,要求越大越好,古代的建筑就是越大越能够容纳更多的人和物,这是过去建筑的追求。到了现代主义建筑开始追求一种空间的流动性,所谓空间的流动性,就是建筑空间的形态以及它的流线一定符合人的活动方式。再往后到了解构主义建筑,现代主义建筑有了解构主义建筑这样一种形式和观念,就是说人不仅仅在空间中运动,而且一定是要体现出人对空间的再造和重新解读。这样一个观念与公共艺术理念非常吻合,公共艺术讲求的是作者、作品和公众,三者的统一或者三位一体。所以到了解构主义建筑这种形式时,时间上大概是上世纪60年代,正好同公共艺术理论出现的时期非常一致。解构主义建筑强调人在建筑中,人与建筑互动之后在这个运动过程中,通过观察和感知形成自己对于建筑空间的再解读和再理解,甚至再创造的过程,对于解构主义建筑存在“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样一个效果。再往后又出现数字化建筑,实际上强调的是空间游戏感和体验性,强调观众与建筑空间的互动关系,反过来说,建筑不仅是建筑师自己的事,也是建筑师、建筑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

所以说,建筑和公共艺术不仅在本质上,在公共性上有非常一致的地方,而且在设计观念和设计方法上也有非常一致的地方,所以建筑与公共艺术的关系,既可以说天然的、天生的一致,又是一个越走越近、越走越融合的过程。从未来的发展看,我认为这个趋势会越来越强,二者的融合度甚至会达到不分彼此。

媒体建筑更具备公共艺术的特质,它以建筑作为载体,但是同时又有影像,可以智能控制和动态交互。这样一个建筑,除了具有建筑自身的公共性之外,整个建筑表皮上的城市尺度影像可以控制和互动,这个潜力可以想象,它将是一个多么大的公共艺术作品。

“公共艺术”这个词就是从国外直接翻译过来的,是源于国外的,这个不必要回避,只不过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样体现出民族性、文化性,以及怎样处理我们自己的特色和本土化问题,还有所谓原创性的问题。

“公共艺术”这个观念来了以后,首先不要把它当成形式语言,要想想这种观念在中国有没有土壤?当前的中国社会,在全球化以后大家了解了整个世界、普遍价值取向,这些东西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通的,那么在中国自然就有这样一个生长土壤。这个土壤能结出什么果实,我认为是艺术家的责任,是需要我们艺术家去思考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要面向未来,不能永远是往回看,真正有活力、有生命力的公共艺术,一定是面向未来的。虽然我们起点比别人晚几十年,但如果跑得快也可以跑到前面去,这是没有问题的。

建筑界近十年来有一些作品得到国际上的认可,我认为其中技术性因素更多,相比,公共艺术更多的是艺术家的思想活动因素。在建筑界,这种技术性和专业性意味着这是一个全世界一样的体系,在有这样一个基础后,就会有一个得到大家共识的通用的东西,从而也更容易形成共识。

说到公共艺术,现在当大家返观前十年、二十年时,一定会有一种会心一笑的感觉,原来我们已经走过这么长的历程,从那样幼稚的、萌芽的阶段,做到现在这个程度了,其实是很令人自豪的,我们应该肯定这个时间里中国公共艺术专家的探索。我刚才说的与时俱进,与时俱进的意思我认为一方面,我们从对于形式语言这样一种模仿也好,到它的观念以及它的本原的挖掘,本土文化结合也好;另外,就是这种观念不是空穴来风的,一定需要有载体,不仅仅是面对社会问题,也不仅仅是艺术家自己内心,还要面对社会整体的科技发展、经济发展等一系列的变化。

把公共艺术概念本土化,并改造出有中国特色的,或者是有中国文化特点的这样一个东西,靠的是什么?我认为还是要面向未来。这个未来应该怎样去表达?这时可以往回看,但是往回看,目的还是为了往前看,而不是说把过去的东西搬过来。

说实话我不是公共艺术领域的专家,所以这个问题我谈的是自己的一些感受。就如我刚刚所说,我认为还是要面向未来,与时俱进。如果公共艺术可以和科技、设计、建筑这些相关领域做一整合的话,我认为对于公共艺术也会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有时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其它相关领域的时候,会发现另一片天地出来,这对于二者来说,彼此都是一片新的天地。

所以我的建议就是,公共艺术这样一个具有无限潜力、无限生命力和未来的艺术形式,如果能与建筑设计领域有更多结合的话,在这样一个跨界的碰撞过程中,不论是对公共艺术的发展,还是对建筑设计的发展,都会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

我认为中国的公共艺术发展到今天,现在要做的是一个历史性的回顾,现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所以这个展是恰逢其时的,意义非常重大。

公共艺术是社会进步最好的、也是最直接的见证。真正能见证中国社会几十年来的巨大进步,不仅是物质上、经济上,也是从文化层面上。此时的公共艺术不仅是见证,也是节点和里程碑,更会将这个领域引向未来。

关于专题展,由于我不是专业人士,不敢妄提评论,但我建议专题展不要局限在公共艺术自身的领域内,不要局限为公共艺术作品的一个串联,而是应该从社会学视角看,拓展到更大一种场域里。

比如有一年我去德国,看到奔驰博物馆的展览,那场展览是分为两条展线,从建筑上讲实际就是两个坡道,彼此是交叠的。当你沿着一条线走的时候,经过一个从马车到最开始的奔驰原形雏形再到一个高科技尊贵奢华奔驰车型这样的一个过程,这是主线;在旁边墙上放着非常有意思的图片,比如肯尼迪被刺杀这一年,这个时刻我们正好推出一辆什么样子的车型、女权主义上街游行这一年,或者马丁路德金被刺杀这一年,奔驰又是正在推出什么样子的车型,它有很多的事件,让你感觉到你也是身处在奔驰发展的历史长河里,让人感觉特别鲜活。在社会大背景大潮流中,展现出当时的人们穿什么衣服、玩什么游戏、有着怎样的生活方式,让大家有一个判断,展现出的应该是很鲜活的东西,而不是一个装在玻璃盒子里的标本。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有很多影响着群众的社会事件,有些可能是偶发的,但可能影响了整个中国甚至影响了整个世界。可能有一个作品,从艺术角度来看不是很突出,但若在一个特定的背景下被放大,那就会产生极大的作用。当然,这些是我根据学科间的关联性做得一个联想。